秭归县教育局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评论 >

经济学人:中国性教育之现状

2018-07-12 08:30

原标题:经济学人:中国性教育之现状

  中国日报网11月23日电 (欧叶)“性,性,,、、。”这是150多名大学生在中国农业大学的上大声。他们中许多人有性经历,或者即将开始性生活,但对他们大多数人而言,这是其平生第一堂性教育课。

  据英国《经济学人》21日报道,他们的老师希望通过大声喊出这些词有助于年轻人开诚布公地讨论性。24岁的林学专业学生卢忠宝(音)说,小时候他被告知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当他与大学女友同居时,他对避孕一无所知。这次,他提前来到教室,准备弄清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害他的健康?

  1979年后,中国不仅仅放松了经济。这个国家的性方兴未艾。2012年,一项研究发现,超过70%的中国人存在婚前性行为。但是,缺乏性教育意味着许多人在性生活中没有自己,以致堕胎率飙升,性疾病高发。

  尽管如此,婚前性行为在中国是一忌。“罪”这项在1997年才得以废止。即使在今天,关于性的新闻不是丑闻便是犯罪。学校学生恋爱,安排巡逻,打情骂俏。婚外性行为虽不违法,但未婚妈妈的子女难以落户,进而面临接受教育和福利难题。但随着家长更加宽容,零花钱更加充裕,以及受到外国影响更大,中国青少年显然不再将性与生儿育女划上等号。

  在与中国文化类似的日本和韩国,性教育是强制性的。但在中国,大多数学校只教授简单的解剖知识。

  但也并非无人试水。和上海在80年代开展性教育试点,并于1988年列入全国项目,但未能推行。2008年,教育部将性教育纳入健康教育大纲。但障碍不仅仅是拘谨的观念。如同足球等娱乐活动一样,性以及性教育被视为干扰学习。“性不是考试科目,”21岁的盛英仪(音)说。

  即使在性教育课上,学生也只得到一本教科书。2006年为12-15岁学生编写的《青春期性教育读本:快乐中学生》至今广为使用,但在提及精子与卵子结合时没有描述过程。2011年出版的小学性教育教材更为详尽,解释了精子是怎样输送的,结果被批为描写。

  色戒是主流信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林业大学2013年进行的评估发现,性教育普遍以“恐惧”为基础,对怀孕、堕胎和艾滋病的恐惧。本月初,西安一所高校开办“青春无悔课”,要求学生填写“承诺卡”,发誓婚前。

  中国的学校几乎不谈论爱、交际或信任,如何说不,或应对或,更不讨论同性恋。中国父母也很少与孩子讨论性。华中师范大学的彭晓辉去年因开办性教育课被泼了一身粪。大多数中国青少年从网络和网上中探索性。

  由于缺乏性知识,大约四分之一24岁以下的女性误打误撞地怀孕,其中半数不使用避孕用品,要么对此不甚了解,要么无法获取。

  避孕药在中国使用并不广泛,已婚女性也是如此。鼓励使用子宫内设施。去年之前,电视上做广告,而堕胎却大受提倡。便利店出售,但不一定在高校周边。

  那些使用避孕用品的人常常使用错误。2014年,一项研究发现,17岁以下怀孕的人口中,四分之一曾采用某种避孕方式。“假冒伪劣”也异常,冒充名牌产品出售,以至于性疾病高发,91%的艾滋病案例为性接触所致。

  国家卫计委的一名研究人员估计,全国一年约有1300万例人工流产,甚至更多。

  堕胎率如此之高毫不奇怪。多数诊所只管堕胎,丝毫不提供避孕,重复堕胎非常普遍。2013年对近8万名终止妊娠的女性的调查发现,37%的是第二次堕胎,29%的人是第三次甚至更多。此外,婚前堕胎率增加也是2003年后堕胎率再次上升的重要原因。

上一篇:杨晓宏等:我国在线教育现状考察与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