秭归县教育局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评论 >

美国城市父母流行教育新方式:给孩子一个安逸的童年

2018-02-14 08:30

原标题:美国城市父母流行教育新方式:给孩子一个安逸的童年

  。同龄人之间的影响是有害的,于是他们开始DIY孩子们的教育:园艺、编织、养鸡等,这些受过教育的城市人乐此不疲。

  这些父母中的许多人都感觉学校不能提供给孩子想要的教育,他们认为:孩子是个体,每个人都应当获得一种特别的教育模式。同龄人之间的影响是有害的,于是他们开始DIY孩子们的教育:园艺、编织、养鸡等,这些受过教育的城市人乐此不疲。

  一开始,你的孩子们很需要你,他们会一直躲在你的后面。这样的状态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五年。然后,你突然要把他们送到每天要呆上7个小时的学校里去,这是他们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你将不再能控制到他们所学的、他们如何学习以及和哪些人在一起。除非你决定像这个国家新式的城市父母那样,完全放弃这个由来已久的“例行仪式”。

  当迪拉施赖伯和艾瑞克施赖伯最大的孩子黛西刚准备上幼儿园的时候,这对夫妇就已经考察了离他们家很远,位于西雅图市富人区靠近大学的一所知名公立小学。“这是一所很棒的学校,”蒂拉说。他们还同时考察了一所私立学校,黛茜接受了。但是最后,他们选择了第:什么学校也不上。

  艾瑞克,38岁,是美国微软公司的一名经理。迪拉,39岁,之前在一个非盈利行政部门担任律师,这使得她有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孩子们身上。但是“更多”最后转变成“完全”,她最终决定成为一名全职主妇在家里教她的女儿们,她们分别是:9岁的黛茜、7岁的金琪儿和4岁的维奥莱特。

  我们一般认为选择家庭教学的人就是离经叛道的,他们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厨房的桌子上。但是教育观察员们认为现在已经改变了,“你只要在工作日去商业区的星巴克或艺术博物馆,就可以看到,很多父母都把课堂搬到了这里。”家庭教学研究者米切尔史蒂文斯说。据估计,在美国城市中,大约有30万在家接受教育的孩子。

  在纽约,当一个家庭教学顾问劳里布劳克斯皮戈尔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让她的孩子从学校的时候,她的一些亲朋好友告诉她这会毁了孩子的生活。然而现在,她说:“我所遇到的父母们并不害怕谈论这个,他们以此为傲。”

  这些父母中的许多人都感觉学校不能提供给孩子想要的教育,他们认为:孩子是个体,每个人都应当获得一种特别的教育模式。同龄人之间的影响是有害的,于是他们开始DIY孩子们的教育:园艺、编织、养鸡等,这些受过教育的城市人乐此不疲。

  迪拉施赖伯一直跟孩子们保持一种亲密关系,甚至给小女儿喂养母乳直至4岁,因此,要把她们送走的确是一个打击。

  迪拉的孩子们并不是很喜欢托儿所或学前班。施赖伯夫妇希望给黛茜提供一个“空间”,她是个完美主义者,担心把孩子送去学校后会发生一些她无法掌控的事情。他们羡慕他们周围那些家庭教学家庭悠闲的步调和时间的灵活性。最重要的是,他们想要尽可能长地维持住家庭间这种亲密关系。

  2月2日中午12点半,记者到达施赖伯家,刚好迪拉和孩子们从家庭教学者们组织的《爱丽丝梦游仙境》话剧的排练现场回来。施赖伯家的装修风格是典型的西雅图式,厨房的电话旁着一张电脑打印出的“每日教学任务”。黛茜和金琪儿每天要花两个小时来上主课(包括英文和数学);除此之外,她们的课程还有历史、钢琴、缝纫、法律、家庭制作等,非常广泛。

  在美国,的家庭教学者们必须向提交一份关于学习和考试成绩的计划书,而在,父母们甚至不需要让官员们知道孩子是在家学习。至于课程,有的家庭会遵循正常课程教育,而有的家庭则是完全抛弃传统教学课程,选择五花八门的课程。有的家长们自己亲自上阵,有的则外包给其他家长、指导老师或在线教育。数字化学习的进步则减轻了家庭教学的困难你可以在线接受来自以色列指导老师的数学教案,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可以让家长们在面对他们之前没有学过的科目时照本宣科。

  迪拉说,这些资料让教学变得更容易,起码对这个三个孩子的母亲来说是如此。这些女孩们在厨房的桌子前开始她们的课程,但是总是会被三明治、需要照顾的猫、饮料、无色唇膏、餐厅纸等等吸引了注意力。

  “维奥莱特,金琪儿要开始上课了,所以你得安静下来,”迪拉的声音穿过式的厨房。迪拉坐下来一边吃鲑鱼沙拉一边金琪儿阅读。与此同时,黛茜在读一本关于野生猫科动物的科幻书,维奥莱特在一只闹钟。“山姆有一个cane(藤条)和cape(斗篷);山姆有个cap(帽子)和can(罐头)。”金琪儿读到。“如果运用上你的手指,将会更有效率,”迪拉说。

  虽然教黛茜阅读是小菜一碟,但对于金琪儿可要复杂得多,迪拉得研究不同的方法。她给金琪儿布置了很多抄写,因为她要不停地写才能记住更多的信息,而不是单纯的听或读就可以了。自从迪拉听说爬行和阅读有着某种神经系之后,她就让金琪儿每天绕着房子爬行10次。

  迪拉说,如果在学校,老师们恐怕无法精准地找出更好的方法来让金琪儿学习。“我经常听城市里家庭教学者们说,希望找到一种适合每个孩子的教育方法。他们担心正常的学校教育会让他们的孩子对学习的喜爱变得模糊不清。他们希望孩子可以去探索感兴趣的学科,越深越好,对于黛茜和金琪儿来说,草药、猫展、音乐剧和鹿之类的事物让她们很感兴趣。”

  托马斯福特汉姆研究所执行副总裁迈克尔帕炊里说:“一些城市在家庭接受教学的孩子们,尤其是那些有着特殊需求的孩子,之前都曾上过学校,然而效果并不理想。虽然一些学校已经对此采取调整:为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进行分化型教学,但无论怎么裁制都无法比拟家庭教学这种老师和学生的1∶1模式。”

  施赖伯家的女孩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参加西雅图家庭教学组织安排的课程上,包括,女童子军培训、陶瓷课、读书俱乐部、耕种课和公园郊游等。这个组织在过去十年里从30个家庭增长到现在的300个。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城市家庭教学好像是学校课外活动的升级版,成为现今城市中产阶级家庭的某种标志。

  心理学家温迪摩格赞成家庭教学者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世界里采用“给孩子一个安逸童年”这种方式。然而她想知道,孩子们在这种家长刻意营造的中呆了太长时间后,长大了该如何和那些跟他们成长不一样的人在一起工作。她也担心家长过分的投入会最终导致孩子在青少年时期叛逆。虽然专家们纷纷对这种家庭教学模式表现出担忧,却丝毫不了美国城市家庭教学家庭数量的日益增长。

  迪拉和艾瑞克在开始家庭教学时就早有打算,如果这种方式不适合孩子们,那他们会在第二天就把孩子们重新送回学校。他们每年会对此做一次评估,如今他们有着自己的生活节奏,他们深深融入到他们喜爱的这个团体中。而家旁边那所大学里的众多微积分老师,会在他们哪天需要的时候派上用场的。

上一篇:江苏教育对外全国领先 中外融合培养国际化人才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